欢迎光临
提供及时生活信息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

我的日本友人因为听信我说:「我家旁边有整座咖啡山(古坑)!」而专程坐飞机来寻找纯正台湾咖啡豆。旅行欧洲一年半,嚐遍各国咖啡,我却不曾好奇这杯吞下肚的黑色液体藏了什幺秘密?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找咖啡,没有咖啡一天就会心浮气躁的我,其实不太在乎喝的是三合一即溶咖啡、冰滴还是虹吸式咖啡,或是手沖咖啡水温要多精準,喝咖啡只图个提神,从不曾真正悉心体验细微的差别所导致的咖啡风味好坏。

旅行的时候,观察各国的生活方式新鲜有趣,但是对于台湾人、台湾文化、台湾声音,仍一知半解。记忆中各国咖啡文化和当地的生活方式是紧紧相扣。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瑞典农场里每天的早餐配黑咖啡|

在瑞典,我们在一片极美森林里打工换宿。每天要灌进七八杯咖啡。瑞典人在休息空档可以随兴的fika(coffee break time),任意时间无需理由,都可以拥有30分钟的咖啡放空时光,农场主人常会悉心準备好香浓咖啡和甜点,示意我们fika一下,我也常和同为咖啡控的德国女孩挤眉弄眼,告诉彼此一起fika。

农场主人说,在瑞典冬天很冷,常常需要热咖啡取暖,咖啡消耗量相对高,早期民风淳朴,在森林里遇到人家,都可以随意走进厨房享用热咖啡和甜点,即使主人不在家。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法国巴黎左岸的老式咖啡馆|

在法国,咖啡本身倒是难以下口,在咖啡馆喝的是情调,比较适合坐在户外看着路人放空,幻想海明威等一下会慢跑经过跟你说嗨。咖啡馆是法国人的社交场所,法国文学和艺术新思潮都在这里生根发芽,待在咖啡馆就能看出法国人的个性。

义大利人非常自豪于自身製作咖啡的技术,义大利人总说自己不会种咖啡,有的是聪明脑袋「点黑成金」,他们发明加压咖啡机,能煮出如丝绸般滑顺的espresso。在义大利的确每一杯咖啡都好喝极了,喝到难喝的机率大概跟被雷打到一样低。义大利人喜欢站着喝咖啡,爱的是一饮而尽的豪情。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土耳其咖啡喝完的咖啡渣可以用来占卜|

在阿尔巴尼亚整个国家都是你的咖啡馆,热情好客的阿尔巴尼亚人,总爱邀请你一起喝咖啡,不管是咖啡亭或是山里的人家。阿尔巴尼亚曾在鄂图曼帝国的版图里,喝的是土耳其咖啡,会喝到细细的咖啡渣,将磨到非常细小的咖啡粉和水一起煮,再加入糖,不加牛奶,倒入杯中不过滤,就是一杯道地的土耳其咖啡。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阿尔巴尼亚山里的人家|

一颗咖啡豆在世界各国发酵,每个地方都有对于咖啡的情怀,而我更好奇台湾人对咖啡的情怀是什幺?我决定和日本人一起踏上寻访台湾古坑咖啡之旅。

我们先顺道拜访家里附近的的咖啡豆中盘商,却被告知,古坑多家庭园咖啡的豆子是他们提供的,但他们并没有卖台湾咖啡豆。记忆中,古坑华山是小时候郊游踏青的好去处,因为2003年的古坑咖啡节,台湾咖啡爆红, 一家一家新开张的庭园咖啡如雨后春笋般,一窝蜂的古坑咖啡热,却被爆出古坑农会推出的即溶包所使用的并非来自台湾的咖啡。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杀去古坑华山,台湾咖啡最上游的供应端,向咖啡农找答案。

第一次见到咖啡农刘庆松,是在刘伯的咖啡园里,他和他太太整个脸埋进咖啡树,劲装雨靴,身上满是泥土的污渍,看到我们笑逐颜开,热情的要我们嚐嚐鲜红的咖啡果实,四月天正是咖啡园採收的季节。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咖啡果实|

刘伯小时候住在古坑华山,常常偷吃日治时代留下来的咖啡果实当零食,小时候留在嘴巴里的味道,让走了半个甲子的刘伯伯,种过椪柑,开过茶园,再重拾这股难以忘怀的好滋味。种咖啡,他满山遍野移植回日治时代荒废的咖啡树,试验不同品种咖啡,想找到最适合台湾环境生长的咖啡种。咖啡适合温暖的赤道附近到纬度25度之间云雾缭绕处,台湾是个好所在。

刘伯说,种咖啡也比较不伤身体,咖啡树不用喷农药,咖啡天敌咖啡虫,本身是个酒鬼,吊酒精装置引诱牠比喷农药更有效,坚持纯天然的刘伯用山泉水灌溉,和邻近养鸡场合作,用蛋壳当肥料。咖啡园里参差的槟榔树,其实是保护咖啡树免于日晒的好帮手。刘伯家前庭堆满古早晒稻穀的竹筛,是刘伯等待咖啡收成拿来晒咖啡豆的,坚持原始晒咖啡而不是机器水洗,每一颗咖啡豆都吸饱阳光的味道而更甘甜。

我亲眼看到刘伯真真切切对咖啡豆的坚持,这幺好的卖点实在不解古坑农会为何要以假乱真,耽误咖啡农的心意,不管是协助咖啡农申请有机获得保障,或是找到古坑咖啡文化特色,都会比卖假咖啡来得好啊?

当日本友人一派认真的问,这个拥有1200棵咖啡树的农场,员工有几个人?刘伯和他太太愣了一下回答:「就我们两个啊。」刘伯说我们的咖啡很实在,但只有熟客知道。真心推荐打工换宿的热血青年,这裏会是个好地方。

古坑咖啡到底是好货还噱头?我决定和日本人踏上古坑华山,寻访台刘伯和他太太|

第二个拜访的是咖啡烘培达人赖松志,他热心端出各种咖啡器具煮咖啡,原本喝咖啡只是图个清醒的我,第一次喝到炸开的果香酸酸的滋味!赖桑澄清说:台湾并无原生种咖啡,主要是移植原产于东非的阿拉比卡咖啡种,而海拔高度愈高,咖啡因也会升高,咖啡也会愈酸郁甘醇。

赖桑小时候父亲在荷苞山种咖啡,咖啡之于赖桑是对于家乡土地无法抹灭的情谊,他说台湾咖啡农的困境是劳工成本压不下来,台湾是一公斤一美元劳力成本,拉丁美洲是一天一美元,完全是台湾小农一直以来的困境。赖桑说台湾咖啡农也很厉害,一棵咖啡树从头到脚都能找出利用价值,咖啡果实做蜜饯,咖啡果酿成醋,咖啡果胶酿酵素,咖啡还可以做面膜!在价格上不吃香的台湾咖啡,却用创意翻转,似乎看到了台湾人不屈服的草根性。

从生产咖啡豆、烘培咖啡、到街头巷尾林立的咖啡馆,从上游到下游台湾人几乎可以一手包办整个咖啡产业链,以台湾人的创意和行销包装能力,绝对能说出属于台湾咖啡的品牌故事。走访台湾咖啡馆,我可以喝到北欧咖啡的理性,日式咖啡的坚持,法式咖啡的慵懒,义式咖啡的随性,而我却无法拼凑出什幺是台湾咖啡的印象?

台湾人很喜欢借镜国外成功的例子,複製成功案例固然有保障,却常常忘记从自己的生活方式出发寻找适合自己、属于自己的位子。就像一颗咖啡豆,因为各地不同的土质、湿度、温度,而让一杯咖啡有不同的味道,哪股在舌尖的独道滋味,是无法抹灭的。从台湾人生活方式酝酿出独特的咖啡文化,才是台湾的味道。绕了地球半圈,原来答案就在家乡里。


相关推荐